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news > 2019这盘棋 长安集团如何下?

2019这盘棋 长安集团如何下?

  2018年,国内规模最大、影响最为深远的事件莫过于央企的混改了。这一年,中国长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长安”)很忙,最重要的事情,当然也是混改。这一年,也是中国长安旗下“第三次创业”中的长安汽车跌宕起伏的一年。

  而随着铃木的退出,DS的“脑死亡”,长安马自达的小众不扩张,长安福特的困境,经历了种种“意外”的2018的中国长安,2019年充满未知。

  忍线年高速奔驰后戛然而止,而且一百多年固有的车企发展模式也正在被颠覆中。而在此起彼伏的“迭代”变量中,“马太效应”在汽车行业中愈发显现,强的愈强、弱的愈弱。

  去年5月份,德勤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许思涛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的汽车市场虽在世界最大却非常分散化,未来中国车企应从现在的100多家减少到10家左右。”而随着股比开放,自主品牌的竞争环境失去了最后一道防火墙,开始直面全球竞争。这个时候,实力才能成为保证。

  实际上,对于经过2018年的长安来说,不止是面临长安福特这一个合资品牌销量大跌的问题,其他两家合资品牌也在汽车行业已经逐渐边缘化,正面临着生死考验。能不能跟上时代成为中国长安需要面对的最严峻的挑战。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中国汽车工业三十强企业名单,2015~2017三年中,中国长安营业收入分别为2978.2亿元、3474.88亿元、3143亿元,2017年下降一位排行第六。2018年的数据还没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长安的情况并不乐观。不过,相比2012年1292.64亿元的营收(2012年以后,没有公开的中国长安财报数据可查),已经翻了一倍不止。长安汽车2018年4月18日公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财报年度营业收入800亿元,这样算起来,长安汽车在中国长安营收中的比例为25.45%。而且,这比2016年785.4亿元的营收仅仅增加了14.5亿元,表明营收增幅减缓是相当明显的。而根据2018年的情况,应该还要低于2017年。

  作为印证的是,长安汽车1月29日公布了2018年业绩预告,预计2018年全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7.5亿元,相较2017年公司盈利约71.37亿元,同比下降89.49~92.99%。2018年每股收益0.10~0.16元,而2017年每股收益1.49元。

  根据长安汽车披露的12月产销快报,2018年长安汽车的累计销量为213.78万辆,同比下降25.58%。其中,长安福特销量为37.77万辆,同比大跌54.38%。可以说,长安汽车的合资品牌全线大跌拖累了中国长安。长安汽车也在公告中表明,报告期内公司整体业绩下滑,主要原因是来源于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减少。

  作为长安汽车主要利润奶牛的福特品牌,其销量从2017年开始疲软,2017年长安福特汽车累计销售82.7万辆,同比下降14%,这一年结束了长达6年持续增长状态。到了2018年长安福特销量呈断崖式下滑。从长安汽车2018年减量的73.5万辆中长安福特占了45万辆,就可以看出长安福特对于长安的影响有多大了。长安不是没有认识到问题所在。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曾公开表示,在乘用车市场中,排名前十的车企市场占比已经达到87%,大量的车企经营状况堪忧,且市场集中程度越来越高;未来3到5年,车企的关停并转、兼并重组将不再是新闻,大部分的汽车品牌将被无情地淘汰。

  不仅是长安福特,从长安其他几家合资企业数据来看,也不乐观。长安马自达2018年的销量为16.63万辆,同比下滑13.4%;江铃控股2018年的销量为34.83万辆,同比下滑8.8%;其他汽车的销量为32.36万辆(其中长安轻型车为27,807辆),同比下滑1%。

  此外,根据乘联会的数据,长安铃木2018年的批发销量为40906辆,同比下跌51.2%;而长安PSA销量为3867辆,同比跌幅36.5%。可以说,2018年长安集团旗下的合资品牌以及自主品牌销量全线下跌,就连一向稳定的长安马自达也没能稳住阵脚。

  所以,2019年,摆在中国长安面前的局面是相当严峻的。马自达在早些时候,发表了减产20%的预期,而长安福特的情况短期来看毫无转好迹象。2018年初,曾有篇网文热情洋溢地宣告《我为什么说长安福特2018会迎来爆发》,但是很不幸落空了。而长安铃木在铃木退出中国后,如何保持铃木品牌的延续,还是到2022年自然死亡?这些问题,对于2019年的长安集团,都是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

  另外,作为法系豪华品牌,长安DS进入中国市场6年始终没有找到自己的中国的定位,2018年1月,长安汽车与标致雪铁龙集团公司还共同向长安PSA输血36亿元。但目前看来,DS豪华品牌在华的最后一次机会正在飞快流逝。如果长安PSA救不回来,又如何解决这块巨大的沉没成本?以及,如果没有了长安福特的“一条腿”,是否最终只能依靠自主乘用车部分面对未来的竞争?

  说到合资的问题,在很早的一篇《一个由合资转入自主开发的典型》的文章中,曾经说到长安“控股不控权之痛”:“长安在与两个合资企业的合作与自主开发中,合资企业的技术开发等关键权利完全受制于人,外方控制着供应商体系的选择,尽管在合资企业中中方应有控制权。但是基于核心技术这一关键生产力被外方持有,中国在很多方面都无话语权,没有起到控制的目的。”

  而这么多年过去,我们看到情况没有根本性的转变。长安汽车跟四个外资品牌的合资关系,已经是众所周知。这也显示出自主品牌的合资困境。

  实际上,长安汽车集团面对销售下滑的困境,也在积极做出应对,在努力寻找“突破”的机会。无论是从更新3大战略,签署6大协议,到发布10款新车,都让我们看到了长安对于未来的思考,以及努力。

  而作为长安品牌的产品大年, 2018年长安汽车对自主旗下的主要车型均进行了更新,新逸动、新逸动XT、新睿骋、CS35 PLUS、改款CS55、改款CS75等车型均纷纷面世,意图来重新提振集团的整体销售。

  新能源汽车布局方面,长安集团也在“香格里拉计划”出台的第二年,收到了一部分效果。2018年长安共销售新能源汽车8.68万辆,占集团总销量的4.1%。长安汽车业正在努力提升新能源汽车销售占比,而根据“香格里拉计划”的执行情况,未来新能源汽车会成为长安汽车的重要增长点。

  不过,正如我们看到的,也像有分析指出的,长安汽车的投资收益主要来自长期股权投资的合营、联营企业,包括长安福特汽车、长安马自达等11家关联企业。目前的投资收益基本上是长安汽车净利润的主要来源。从2015~2017年的数据来看,投资收益占长安汽车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95.4%、93.5%、96.8%。

  也就是说,如果失去了作为“利润奶牛”的合资车企的业绩支撑,长安自主这条路真的是“华山一条路”了。不过,某业内资深人士也说过,“不丢开合资的拐棍,长安永远做不大。”毕竟,长安集团的整体竞争力仍然不容小觑。凭借年销售200万辆以上的销售规模,依然在国内汽车厂商中名列前茅。关键的问题在于,如何快速判断出问题所在,进行系统性的提升。

  当然,长安也一直在寻求各种解决之道,就像去年8月17日,长安与造车新势力的蔚来汽车共同出资打造了合资公司“长安蔚来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业务覆盖新能源汽车整车及零部件的设计开发、汽车销售及相关售后服务等。只是,长安对于未来的布局,还需要更加清晰和快速。

  “攘外必先安内”,就像福特终于意识到中国市场的重要性而将福特中国的地位提升,长安汽车长期处于中国长安旗下的二级管理历史终于也在过去的2018年改写。

  2018年7月4日,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文中明确提出:“支持国有汽车企业与其他各类企业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而在这项作为宏观指导的纲领性政策出台之前,实际上,九大国有车企已经通过不同形式进行了试水混改。正如文章开头所说的,中国长安2018年最重要的事情是混改,体制的问题解决了才能轻装上阵。所以,中国长安也不例外。继四月份,长安品牌旗下欧尚品牌独立运作后,2018年5月30日,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安汽车”)也收到了国务院国资委出具的《关于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国有股东无偿划转所持股份有关问题的批复》 的公告。

  这意味着,中国长安拟以无偿划转的方式,将所持长安汽车的1,035,312,673股A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1.56%)无偿划转给兵器装备集团。本次股份无偿划转实施后,中国长安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1,035,312,674股,占总股本的21.56%,仍为公司控股股东。

  这件“乾坤大挪移”事件的意义在于,股比放开后,中国品牌将直接面临外资企业的竞争,正如《汽车公社》11月刊封面故事“华晨失‘马’”所揭示的,这场冷酷的竞争将开始。之前,记者的文章《逼宫!福特欲增持长安福特独家》也交待过,福特有增持长安福特股份的意向。

  实际上,长安混改的目的也是为了抱团。所以,继一汽、东风、长安2017年年底三方共同签署战略协议框架后,2018年7月6日三方又在武汉共同签署了T3物流战略合作协议,一周后又确定合资组建T3出行服务公司。就在12月21日,一汽、兵装、东风三家央企还在北京签署了《T3科技平台公司合资合作意向协议》。

  就像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的,21世纪的全球汽车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创新机遇,各个汽车企业单打独斗很难赢得这场战争,因此联合变得很有必要。这一系列大动作,都表明三大央企横向合并、纵向联合和专业化整合的三条路已经开启。同时,T3的成立,就是为了对抗全球竞争压力而提前做的准备。

  人事方面,三大央企也开始了密集的换防动作。去年5月11日,刘卫东离任东风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担任兵器装备集团副总经理,几乎同时期担任中国长安董事长。而且,上个月有媒体爆出,刘卫东将兼任长安汽车董事长,引起业界关注。而刘卫东调任兵装集团的同时,随着雷平调任一汽,尤峥调任东风,也再次激发了三支“国家队”合并猜测的可能性。

  这也将是继2015年竺延风、徐平换防,2017年3月安铁成、邱现东互换,2017年8月徐留平、徐平对调之后,新的一轮人事换防。而且,去年7月东风公司近50个重要职位的调整,都引起了行业的极大关注。除了东风集团之外,实行“全员起立,竞聘上岗”的一汽也在持续进行着人员的调配,不管是空降一汽的总经理,还是从长安调来陈旭担任一汽红旗销售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都在优化管理提升自身竞争能力方面着手进行着积极布局。

  而与一汽、东风相比,有着浓重“兵装”色彩的长安之前显得颇为稳定,但是,2018年长安福特断崖式的市场下滑,则成为长安旗下人员波动的重要影响因素。在李宏鹏挂冠而去之后,不管是何朝兵(长安汽车执行副总裁)、赵非(长安福特执行副总裁)的对调,还是陈安宁的回归,都可以看到长安所面对的复杂局面。

  而从混改的进度和人事换防来看,长安集团仍然显得“船大调头难”。大象究竟能不能跳好这支舞?早在去年4月长安汽车董事长张宝林就宣告,“时代淘汰你,与你无关。”深明危机的长安集团,2019年以及未来“这盘大棋”如何来下?还是让外界对其前进的步伐带着些许担心。
推荐阅读:湖南的香烟有哪些品牌?湖南名烟排行榜及价


网友转载请保留链接:2019这盘棋 长安集团如何下?本文链接http://www.fiows.com/4410.html,谢谢合作!


相关文章

  • 2019-04-02·【新闻资讯】校领导陪餐
  • 2019-04-02·云南省2018年完成水陆交
  • 2019-04-02·新闻资讯日本最大VR线下
  • 2019-04-02·新闻资讯青岛联合高通、
  • 2019-04-02·中泰国际:【泰有财新闻
  • 2019-04-02·国际烟草2019年第13周综述
  • 2019-04-02·韩国2月份卷烟销量同比
  • 2019-04-02·亚美尼亚2018年卷烟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