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news > 从烟草行业的衰退看社会点滴的变迁

从烟草行业的衰退看社会点滴的变迁

  这篇文字是去年写的一篇财经随笔,因为观察细致并且接地气,很早就预测到了烟草行业的变迁。并且还分析到了相关的社会背景,可谓以小见大。从生活中,读懂社会经济的发展趋势。

  今天来说一下烟草行业,这个行业GDP贡献率很高,提供的就业也广,消费者众多,税收贡献大,品牌效应也很强。

  但是,整个行业,已经进入缓慢的衰退期。而且在未来,似乎还会按照一个下降的曲线,往下慢慢衰退。

  呼叫USA,战忽局北美分站章副局在线不?有证据了,中国经济要崩溃的证据,拿去引用,绝对有理有据!

  烟草行业是国家烟草局专卖的产业,国家对其管理之严格,不亚于封建社会的盐铁专卖。在古代,盐税是国家税务的核心来源,而在现代,烟草是我们国家财政收入的最大税源。

  在这个产业链上,有种植烟草的农民,有制作卷烟的工厂,有进行品牌运作的烟草公司,有成千上万的零售网点,有3亿多烟民(主要是男性公民,成年男人有超过一半在吸烟)。

  实际上,烟草行业每年纳税过万亿。比如著名的中华品牌香烟,每年纳税超过1200亿人民币。作为对比,中国纳税最厉害的高科技民营企业,华为公司2015年纳税337亿元,算起来不到中华香烟的三分之一。——当然,两家公司对中国产业进步的意义,不能用数字来体现。

  在国家的经济体系中,烟草行业提供的收入,属于“无痛”集资。“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的背后,为国家提供了相当丰厚的财政税源。——这也是为什么要严禁香烟走私,不能让外烟占据中国市场。要知道,每一支香烟的价格背后,差不多一半都是缴纳给国家的税收。

  即使这个行业进入缓慢衰退,它仍然是国家财政的最大收入来源之一。原因无他,国家在不断提升烟草税的税率,这样就弥补了销售额下降带来的影响。

  那么这个行业为什么会衰退?烟草行业衰退的背后,是怎样悄然改变的社会形态?

  要说烟草行业衰退的原因,我认为这是第一个要素,而且反腐影响的,主要是高档烟酒市场,不仅高档烟需求减少,连高档白酒也滞销,俗话说,烟酒不分家,这下子哥俩一起熬寒冬。

  十八大后开始严厉反腐,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还是持观望态度,毕竟之前的反腐也进行过很多轮,每次风暴过后,很多风气又会反弹回来,抱着侥幸心理的人,不在少数。

  尤其是基层的官员,开始的时候对反腐不以为然,甚至还有顶风作案者,结果撸下去几个乡镇官员,还上了《新闻联播》。

  几年反腐下来,官场风气大变。细节不必多说,总而言之。官员的应酬变少了,送礼来往的也减少了,各种高档会所也纷纷关闭。

  作为送礼主角的烟酒,一下子销量大减。如果不是收礼,官员们以自己的工资,决计舍不得花钱去买这么贵的烟酒。

  中国古话说:上有所好下必趋之。官员的一举一动和生活做派,往往会深刻地影响着周围的人。官场奢靡之气开始刹车,群众自然有样学样。——毕竟,勤俭节约才是中华美德。电视上,那个宣传中国梦的圆脸女娃,天天都在做“俭养德”的公益宣传。

  所以,高档烟的销量下滑,可算是中纪委工作出色的证明。让中国人看到了反腐的效果。

  以前坐火车,方便面的味道,还有烟的味道,加上臭袜子的味道,以及汗味,混合而成的中国特色绿皮车味道,一直贯穿于我对火车的回忆。

  在动车上,全车厢是禁烟的;而且停站时间非常短,烟瘾很大的,在站台上刚点着烟,还没抽上两口,马上就要回到动车上。

  对于很多烟民来说,大城市的生活,简直就是各种烟民歧视。想过一把烟瘾,还得躲着藏着,跑到走廊厕所或者户外去,跟做贼差不多。

  即使很多人烟瘾还在,但是种种限制的情况,还是不得不忍着憋着。就算戒不掉,每天抽烟的次数也会减少。这当然也会减少了烟草的消耗量。

  我经常在菜市场买菜,发现只要东西好,即使价格高很多,东西也卖得很快。比如卖野生鱼的那一摊,去晚一点就啥也买不着。可见现在的人,对花钱已经不那么敏感,对健康更关注。

  越来越多的人注重养生,抽烟喝酒的习惯,也在悄然改变,戒烟当然很难,但是少抽一点烟,少喝一点酒,还是比较容易做到的。

  国家虽然从烟草行业收取了高额的税收,但是从医疗成本,国民健康成本计算,其实得不偿失。

  日子富裕了,人就比较惜命,都想多活几年,知道抽烟对身体不好,自然会少抽甚至不抽烟。

  互联网上的各种买卖,买家卖家从来都不需要认识,更用不着交往。你支付,我发货,信用由第三方来保障。

  传统的生意往来,需要很长时间的交往熟悉,然后逐步建立信任关系。烟酒是社交的润滑剂,这也是很多年养成的传统。

  我们以前熟悉的生意人,都特别善于与人交往,很懂得往来待客之道。这当中,敬烟劝酒都是基本功夫。

  另一方面,即使是项目的销售,比如工程项目啥的,政府、国企、行业客户,也不愿意出来吃饭(都怕被举报),这方面的应酬也在急剧减少。

  我仔细观察过餐厅的变化,那些面向商务的中高档餐厅,生意越来越差(比如俏江南这种类型),相反,面向普通家庭大众消费价格的餐厅,生意受影响并不大。

  按照人口统计数据,90后人口数量,相对于80后,有一个比较大幅度的下滑。而00后的人口数量,大致基本稳定了下来。

  在以“古惑仔”为偶像的那一代叛逆青少年群体中,抽烟是一种时髦酷炫的行为,而随着香港电影的衰落,互联网文化的兴起,新一代的青少年,更多时间用在手机上,或者用在电脑游戏上,打发时间有了去处,聚在一起吹牛皮的时间就少了很多。

  抽烟是一种交叉激励行为,社会交往越频繁,抽烟行为传播的机会就越多。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我们和远方的人沟通更方便,与身边的人交往却在减少,发几根烟一起吹牛喝啤酒,这种行为模式,竟然渐渐陌生。

  现在随便什么聚会,如果没有很好的话题,是不是大家都在拿着手机在玩?我们是不是每天都在看着手机的朋友圈,却很少维护自己周边现实的朋友圈?

  实际交往的减少,意味着香烟的社交功能,也失去了很多的表现机会。这也是烟草公司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之一。

  香烟种植需要占用一些耕地,国内大约有2000万亩耕地在种植烟草。占用耕地面积不算太大,如果不种植烟草,也可以种植别的经济作物,还可以退耕还林,有很好的生态意义。

  烟草行业的税率还在提升,因此即使每年销售量在下降,给国家贡献的税收,短时间不会减少太多。

  其实不光是在中国,英美等发达国家的烟草公司,销售量都在走下坡路。烟草公司纷纷在瞄准新兴市场,特别是非洲市场,准备把损失的份额,从新一代的非洲人口中捞回来。

  在国际上,烟草这种买卖,主要由安理会几个流氓把持,英美占据大头,法国分了一杯羹。俄罗斯因为气候原因,本土烟草产量不高,质量也不好,大量烟草只能进口。中国的烟草属于国家专卖,国家鼓励出口,但是国际市场占有率不高。

  随着将来国内市场的衰退,几大国际流氓,会在全球争夺市场份额,毕竟香烟的利润诱惑太大。而香烟的推广,往往要靠文化形象包装,甚至需要舆论的话语权支撑,这方面英美大大领先于我们。

  最后说一下,在国内有几个群体抽烟是很厉害的,一个是作家媒体人,特别是晚上熬夜加班的,抽烟又多又猛;还有一个是程序员,编写代码调试程序的时候,抽烟也是相当猛烈。

  至于楼主本人,以前当程序员的时候,没有抽烟;现在写作的时候,也从来不熬夜,更没有抽烟。以此看来,楼主既不是一个普通的程序员,看样子,也不像是一个专业合格作家。


网友转载请保留链接:本文链接http://www.fiows.com/236.html,谢谢合作!
<<购买外烟看标志 今年3月查获走私烟案104起(图   乌鲁木齐出现流动烟贩售 “外烟”一条“555”100元>>